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月光乱世豪杰真侠客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1:26:4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  雨后的小芦村就好似一幅水墨画,让人忍不住去细细的欣赏它的美,湿润的空气中偶尔被微风送来阵阵花香,村边的小河托着沉默的石桥,远处的茅房就像是雨后破土而出的蘑菇,点缀着这尘世间的一角。  小芦村位于古水镇二十里外的一座山脚下,离骆驼城百里之遥。长年战乱使得人人流离失所,百姓民不聊生,也使得像小芦村这样得偏远小地多了几分安逸。小芦村一共十几户人家,都是为躲避战乱而流落到此地的,村庄背靠大山,村里人都以打猎为生。这天和以往一样,一大早村民们就扛着各自的猎具来到老李家,为了安全起见,大伙都是一起结伴进山的,老李年轻时做过镖师,有点身手,也就成了大伙的头,每天都是他带领大家进山打猎。老李年过四十,身子仍是硬朗,能赤手打死一只野猪,有一独子刚满六岁,老伴在逃荒时身染重疾逝于他乡,老李带着爱子来到小芦村,爷俩相依为命已经快三年了。“天儿,爹爹要进山了,你一个人别乱跑,要听话。”老李临走时对儿子道。“孩儿知道了,爹爹和各位大叔也要小心。”傲天手拿木剑此时正在比划着,见爹爹要走了又急忙追上前拉住爹爹的衣襟说:“爹爹,把天儿也带上吧,我也要去打猎。”老李弯下腰抚摸着儿子的小脸,疼爱地说:“天儿啊,山里危险,你还小,等你长大了,就带你去,爹爹要走了,回来给你抓只小兔子玩。”傲天不情愿地舞着手里的木剑,看着爹爹远去的背影,再望望远处的大山,眼里充满了好奇。心中默默地想,我一定要快点长大,去大山里看看。说着又高兴的舞起了手中的剑,练习着爹爹教的几招简单剑法。  卧龙山,方圆三百里,其中鸟兽无数,除少数外围的山林有猎户活动外,其深处一直没有人进去过。此时正值晌午,火辣的阳光照过树梢,不时有不知名的鸟兽在林中穿行,在卧龙山数十里内的一条山道上,一行手拿猎具的村夫正在前进着,只见邻头的猎户身才魁梧,脚步健硕,手持捕兽叉,上身袒露着,露出结实得肌肉,虽有四十出头,但一双眼睛仍警惕的左右观察着可能突然出现的猎物。此人正是小芦村猎户老李,老李一行人一大早上山,此时已到晌午,不过今天的捕获并不理想,只有一些小猎物,到镇上也换不来多少钱,如今战事连连,生意难做,许多人都饥不饱餐,居无定所,老李和大伙商量后决定再深入卧龙山十里看看。  在深入的路上,高大茂密的数木几乎遮住了晌午的阳光,说是走路其实是在树缝隙中穿过,脚下是厚厚的落叶枯枝夹杂着不知名的兽骨和粪便,也不知存在了多少年,也许是很久很久了吧。不时有鸟儿发出几声怪叫,给人一种阴冷的感觉。不一会老李一行就又深入了卧龙山五里此处鸟兽明显少了很多,地上的兽骨却莫名地多了起来,老李招呼大伙小心一些,这里可能有猛兽出末,说话间,树丛一阵沙沙响,大伙一惊,只见一只野猪发疯地在众人面前跑过,消失在林间,其经过的地方留下稀稀洒洒的血迹,老李看着野猪流下的血迹突然一惊大叫道:“不好,大伙快躲起来。”话刚出口,就见一团白光在不远处飞快射来,老李和大伙躲在树后,手持猎具一下看呆了,只见白光原来是一只白虎,白虎身高一米,体长三米,通体白毛,惟有四腿金黄,一越五六米,快如狂风,喘息间便来到众人面前。“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飞天白虎?”老李失声道。“飞天白虎,我们竟然见到了飞天白虎。”众人附和着。  传说飞天白虎生性凶猛,力大无穷,见到的人没几个能活着离开,今天怕是凶多吉少了,老李一行人的出现也引起了飞天了白虎的注意,白虎很快停下来,怒视着这些不速之客,一声长啸,震耳欲聋,张开的血盆大口露出森白的牙齿,有几个胆小的猎户吓坏了,看着眼前的庞然大物,两腿不住的抖了起来,更有直接调头往回跑的,老李嘱咐大伙别慌,如今只有团结或许还能战胜白虎,大伙以老李为中心靠在了一起,老李注视着白虎对大伙道:“飞天白虎传说是很凶猛,不过只是传说,真的还不一定有多厉害,大家就把它当作是一只普通老虎。”说话间老李抓起挂在腰间的捕兽绳,快速甩向白虎,捕兽绳的一头是个活圈,专门用来套住猎物,白虎眼见绳子飞来,一越而起,扑向了老李,老李一惊,迅速向右横移一丈躲过了一击,喘息间,白虎又扑了过来,老李慌忙之中退到一颗大树后面,白虎一扑落空,一爪撕向大树,齐腰粗的树干硬是被撕去一半,老李这下真的害怕了,心想传说也并非都是假的,这白虎的确凶猛,今天怕是不能全身而退了,思绪间白虎又动了,老李一边手持捕兽叉迎向白虎,一边吩咐大家快跑,凭借自己的身手,老李向着白虎快跑几步,腾空而起,捕兽叉对准虎头刺了过去,心道这一叉过去白虎不死也得重伤,不想就当捕兽叉距离白虎一尺多时,白虎一个凌空急转,虎尾一扫,捕兽叉被扫落在地,老李急忙收势,滚向一边,白虎彻底激怒了,一声怒吼,扑向了老李,没有了武器,老李只能徒手一博了,双脚踏地而起踢向了白虎腹部,不料白虎并未躲避,一爪抓向老李前胸,老李想要躲开奈何人在空中,不过老李并未慌乱,情急之中捕兽绳一甩套在了一侏树干上,借力一拉移开了半尺,饶是如此左胸仍被抓裂一道半尺的口子,鲜血不住的流了出来,白虎见血兽性更激,咆哮着再次袭向老李,老李背靠大树,不住地喘息着,伤口的血还在流着,眼见伤的不轻,此时老李已经没有力气反抗了,老李知道面对传说中地飞天白虎在多地挣扎也只是徒劳,老李无奈地闭上了眼睛,等待着即将来临地一切,脑中飞快闪现出一个人影,那是自己的天儿,此时他一定在等着我给他抓小白兔回来吧,天儿啊,爹对不起你,不能再照顾你了,我苦命的孩子……  突然一声悲鸣,老李急忙睁开眼,只见白虎倒在了距自己一米的地方,一动不动了,虎背裂开三尺长地一条线,虎血把白毛染成了鲜红,不远处一位老者立于林间,一身白袍似雪,身背长剑,正安详的望着他,老李知道定是此人救了他,急欲起身道谢,谁知浑身没有了一点力气,背剑老者见老李有所动作,慢慢地走过来,看了看死去地白虎,对老李道:“你们只是普通猎户,怎么会来道这里?”老李虚弱的咳嗽了几声道:“我们本来想进来捕猎的,谁知碰上了飞天白虎,差点丢了性命,多谢老伯出手相救了说完又咳嗽了起来。”老者平静地说:“谢就不必了,我也没救你,也救不了你,只是让你迟死一会罢了!”说完无奈地摇了摇头。老李诧异地看着老者,只听老者又道:“飞天白虎除了凶猛异常外,更可怕的在于它的利爪含有剧毒,被它抓伤的人就算躲过被吃的厄运,也逃不出被毒死的下场,被毒死的人和猎物一样存在剧毒。因此,只要是被白虎碰过的猎物,其他的兽类就会避而远之,天长日久,就留下了这满地的兽骨。”此时老李终于明白这里为什么有这么多的兽骨,再看自己的伤口,已经变成了黑紫色,手脚已经麻木,眼睛也模糊了起来,老李知道自己快不行了,看了看老者,再次失望的闭上了眼睛,老者看着躺在树旁等死地老李,心里感慨万千,自己仗剑江湖三十年,但也有救不了的人啊!突然道:“你我在这一见也属有缘,如你有什么未了心愿,老朽可以代为办过。”老李闻言慢慢睁开眼睛道:“李某一生平平淡淡,也没什么心愿,只怜有一子今年刚满六岁,老伴早在天儿四岁时就因病离开了我们,留下我们爷俩相依为命,如今我也要随他娘去了,可怜天儿他还小,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啊!”老李话到此处早已是热泪盈眶,老者同情地看着老李道:“我会替你照顾天儿的。”老李感激地望着老者道:“你真会替我照顾天儿?”老者用坚定地眼睛看着老李道:“我胡天尊说过的话又何时失言过。”“什么?胡天尊,你难道就是江湖人称逍遥剑客的罗天尊。”老李惊喜道。“承蒙江湖朋友抬爱,正是老朽。”老者回复了老李地疑问。“你真是胡天尊,没想到我临死之时还能见到逍遥天尊,此生足矣,天儿有天尊照顾我就放心了,李某来世再来报答天尊的大恩大德。”老李说完深深地看了天尊一眼,好像要把他永远记住一样,然后永远闭上了眼睛。  老李走了,一起进山的猎户在罗天尊的吩咐下,把老李葬在了卧龙山。胡天尊告诉随行的猎户老张,他有一些事情要办,多半年就好,让他帮忙照看天儿等他回来。送走了天尊,老张一伙就往小芦村走去,此时已到傍晚。晚霞照红回家路,卧龙山上留孤骨……    (二)  小芦村口,石桥。傲天手拿木剑坐在石阶上,双手托着下巴,静静地望着远处的卧龙山,和以往一样,他在等着爹爹的归来。可怜的孩子还不知道,他的爹爹再也回不来了。“傲天哥哥。”一个稚嫩的声音传入耳中,傲天循声回头,只见是小翠,急忙迎了上去道:“小翠,你也来等你爹吗?”“是啊,咱俩一起等吧。”小翠调皮地说。小翠就是老张的女儿,今年也是六岁,只比傲天小了十几天。她家离傲天家不远,俩人自然成了很好的玩伴。  眼看天马上就要黑了,老张一行人终于回来了,刚进村,就看见俩个孩子站在石桥上焦急地等待着。见自己的爹爹回来了,小翠就像出笼的小鸟,飞快地朴到了老张的怀里,傲天也跑了过去,一双眼睛在人群里寻找着,大伙看见了傲天,都叹息着低下了头,“张叔叔,我爹呢?”傲天失望地问,老张在回来的路上就考虑过了,知道瞒也瞒不了多久,还是把老李的事告诉他吧,一声长叹,老张道出了事情的经过……  听了老张的述说,乡亲们都哭了,傲天更是哭的死去活来。他还只是个孩子,一个三岁就没了娘的孩子,如今他才六岁,可爹爹也永远的离他去了!泪眼问苍天,苍天无语。只是一个孩子的傲天又怎么能理解命运对他的残忍。第二天,傲天病了,躺在床上不吃也不喝,把老张急坏了,怎么劝都无济于事,只能去请郎中,老张出去后,就吩咐小翠陪着傲天,小翠很懂事,见傲天躺在床上发呆,就对傲天说:“傲天哥哥,虽然你爹不在了,但你还有我爹,还有小翠,小翠会一直陪着你的。”傲天没有说话,眼睛里溢满了泪水,小翠又道,“傲天哥哥,你起来吃点东西吧,只有吃饱了才能快点长大,长大了才能做你想做的事情。”傲天转过头看了看小翠伤心道:“小翠,谢谢你,我要快点长大。”  一转眼半年过去了,在小芦村头的石桥旁,一个少年勤奋的挥舞着手中的木剑,虽然只是重复着几个动作,但少年仍认真地练着,这个少年不是别人,正是李傲天,这样的练习已有半年了。这天,傲天正在练剑,一个白衣老者出现在了村口,老者一身白袍似雪,背上一把长剑,一双充满沧桑的眼睛,深情地看着他道:“你是李傲天。”傲天听到老者问话急忙收剑道:“我是,这位老伯您怎么认识我?”“我是你爹的朋友,在你爹临死前我答应照顾你的。”老者安详地说,“不错,老者正是逍遥剑客胡天尊。”“你的这几招剑法是你爹教你的吧?”天尊看着傲天手里的木剑道。“是的,可惜爹爹不在了,不能再教天儿剑法了。”傲天伤心地说。“你很喜欢剑吗?”天尊问道。“嗯,我想快点长大,做一个剑客,浪迹天涯,去帮助有困难的人。”傲天天真地说。“小小年纪,有此想法,的确难得,只是要做一个剑客并非你想的那样简单,需要有坚韧的意志还要不怕吃苦,你能做到吗?”天尊语重心长的对傲天道。“我能做到,我爹曾对我说,男儿天生就是要用吃苦来磨砺的,怕吃苦就别做男子汉。”傲天认真地对天尊说。“很好,虽然做个剑客远非你想的这么简单,但你我也算一见投缘,我练一套剑法你看看。”说话间,天尊一挥手,背上的剑就像活的一样落在了手中,天尊举剑向天,一个旋转,身体瞬间笔直腾空而起,离地一丈后长剑一横,又一旋转,剑锋扫出一道白光,白光所到之处,十米外一颗碗口粗的大树被整齐的拦腰斩断,大树倒下后,天尊人才轻飘飘的落在了傲天面前,面色平静,呼吸沉稳,站立仍是笔直,身后的剑早已归鞘,就好像跟本就没出鞘一样。傲天看呆了,用羡慕又惊奇的眼神看着天尊,天尊笑着说:“怎么样,想不想学?”“想学,但不知我能行吗?”傲天急切地问,天尊道:“想做一个剑客,心里就不要有‘不行’与‘不能’这样的念头,只要你努力去做,一切皆有可能。”傲天点点头道:“傲天知道了,谢谢老伯的教悔,您能收我为徒吗?”天尊道:“我答应你爹照顾你,收你做徒弟也在情理之中,本门剑法三百年来从不外传,你要学我的剑法也只能在拜师后了。”“那我现在就拜。”说着傲天就跪在了天尊面前:“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礼毕,天尊蹲下身扶起了傲天,拍着他的小肩膀道:“傲天,从今天起,我就是你师傅了,同时你也将会是刺龙剑法的第四代传人。”傲天高兴地说:“师傅,你刚才练的就是刺龙剑法吗?”天尊道:“是的,刺龙剑法一共分九重,每重有九式,你刚才看到的只不过是刺龙剑法的第五重:龙在天涯中的其中一式。”傲天道:“第五重就这么厉害,那那练到第九重会怎样呢?”天尊道:“刺龙剑法第九重,一式:龙刺九天,相传练至第九重,能在百米内杀人于无形,只可惜继师祖之后就再没有人能练成,为师仗剑江湖三十年,苦心参研,奈何天资所限,只练至到第七重。”说完无奈的摇了摇头。傲天坚定地道:“师父,徒儿一定会好好练剑的。”天尊抚摸着傲天天真的脸,满意的点了点头,随手取下背上的长剑对傲天道:“为师飘荡江湖多年,身无长物,此剑名青霜,随为师已多年,现就赠送与你,但愿你不要辜负为师一片深意。”傲天高兴地接过剑道:“多谢师傅!”随即观看起了青霜剑,,青霜剑长二尺二,宽有两指,剑锋锋利无比,剑身一条龙栩栩缠绕,傲天看的爱不释手,虽然比木剑重很多,但仍心爱的把玩着。天尊对傲天道:“青霜剑是我在多年前奇遇所得,凭此剑在江湖留下了逍遥剑客,天尊剑侠的威名,本门祖师刺龙尊长龙沉风三百年前在浮云山苦修三十年创下了威摄古今的神奇剑谱,刺龙剑法,为的就是能主持江湖正义,惩恶扬善,救百姓于水火。”傲天手持青霜道:“徒儿一定谨遵师祖遗训。”(傲天的话在十三年后就得到了证实)。 共 19207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专科研究院治疗男科哪好
云南哪家医院治癫痫好
早期癫痫治疗的方法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