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圣王之心 第三十三章 再往鉴宝屋

时间:2020-02-15 20:38:5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圣王之心 第三十三章 再往鉴宝屋

一夜难眠,有了对之前梦境的恐惧,再加上对村子里父母亲朋的牵挂,还有对自己充满未知的将来担忧……使得伊尔一直趟在床上赞转反侧,就是不能让心境彻底平复下来。

直至凌晨,桌上魔法时计显示的时间到了四时三十分,伊尔摸了摸胸口的狮子吊坠项链估摸着,反正现在也睡不着了,趁着这个时间不如去鉴宝屋那里看看,説不定现在人少,去鉴定这条项链的话可以很快就轮到自己呢。下定了主意,伊尔简单收拾了一下便离门而去。

来到舍寮门口,一股清凉的晨风吹拂在伊尔的脸上很是舒服。他得意地笑了笑説道:“嘿嘿,去得这么早,那里应该没那么多人了吧。”

带着十足的把握,伊尔迈步朝着鉴宝屋的方向走去。

夏季的凡纳尔镇,与坎普村的夏没有多大的区别。庭院内,早起的鸟儿欢快地鸣叫着,它们穿梭在路旁的矮树林中,发出了轻微的沙沙之声;那些草丛里的歌唱家们,已经结束了一整夜的演唱,到了现在,只能依稀听到残余的零星悉嗦之声。

伊尔这一路上还偶能看到一些早起的商人,从他们利索的动作可以看出,应该是早已经习惯了这种早出晚归的谋生生活了吧。

就是这里了……果然没人啊……

伊尔这次早早地来到鉴宝屋入口处,但有diǎn出乎意料的是,这里还没有开门……

来得太早了啊……并不了解鉴宝屋的开放运营时间的伊尔抬头仰望渐白的天际,估计时间也快了,既然已经来到这里了,那就在这里等等吧

,一会开门头个进去鉴定,也算是值得。

于是乎,伊尔洒脱地坐在大门边的长椅上,耐心地等待着鉴宝屋营业。

“啦啦……在那威严挺拔的文森特山脉脚下,啦啦……有个宁静安详的xiǎo村庄,那里的人们淳朴友善,欢迎着远方到来的客人……啦啦哇……”

伊尔嘴里欢快地哼着坎普村的民间xiǎo曲,自得其乐,一扫之前心中的阴霾。

伊尔就这么唱啊唱,唱到他自己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这时,在他身旁突然神来一只苍白的手掌。

伸过来的手掌几乎是悄无声息,伊尔是一diǎn都没有察觉到任何的异样,直至那只手掌轻轻地拍在了他的身上。

“xiǎo哥,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啊……”

一道阴沉的声音传入伊尔耳内。

“哇啊啊……”伊尔被这么一吓,重心不稳,从长椅上摔倒在了地上。

“哎哟哎哟……”伊尔身体本来就还有一些伤势还未痊愈,经这么一摔,疼得他是那个咬牙裂齿。

“xiǎo哥,淡定淡定,老夫不是怪物,不必这么害怕……”一个灰发青袍老者,拄着个拐杖出现在伊尔的视野。

“老人家,不是怕不怕的问题,这四野无人的,你这么突然来了一句话,谁能不被吓着啊?”伊尔抱怨道。

“呵呵呵……”老者抚须而笑。

伊尔站起身来,拍了拍臀部上的泥土问道:“老人家,这大清早的,需要我做什么事啊?”

“xiǎo哥啊,我也知道是大清早的……但你刚才哼的歌啊,歌词和曲调都不错,就是唱得太差劲了,能不能拜托你换个地方唱啊……?”老者面带委屈地投诉道。

“啊……”伊尔顿时脸刷的一下红了,身体就像石化了一般定在了原地。他这不是看着周围无人才这么唱的么,怎么会想到会冒出个老者出来投诉自己的五音不全。

“呃……老人家实在对不起,我以为这里没人才……”伊尔尴尬説道。

老者摆了摆手,呵呵笑道:“没关系没关系……知错能改就好。”

伊尔低红着脸,正要问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老人家是什么人的时候,青袍老者却是先发话问道:“xiǎo哥啊,这大清早的,你一个人在这里干嘛啊?”

“我在等这里开门,一会想请里面的师傅鉴定一样东西”伊尔照实回答。

“噢!~我説呢,呵呵呵……xiǎo哥啊,我看你挺面生,刚来商会没多久吧?”老者继续问道。

“是,是的……”伊尔毫无掩饰之意,diǎn头称是。

老者摆出了一副不出所料的表情,然后説道:“那xiǎo哥你今天可能要白等了啊。”

“白等?为什么?”伊尔不明所以,追问道。

“xiǎo哥你新来的不知道很正常。这鉴宝楼啊,是每逢单日营业,双日休业,今天是……是……圣光历圣光历八五三年七月二十日,按照规矩,这里今天是休业的哦……”老者善意地提醒道。

“啊!!!!!!”伊尔满脸失落大喊出来。

倒霉啊!本以为这么早来到,看到这里没人还以为自己能第一个进去鉴定自己身上那条神秘的项链……这下可好,真是白来一趟了……而且还是这么大清早就跑过来……

原来这里叫鉴宝楼,不叫鉴宝屋啊。伊尔苦瓜着脸一下坐在长椅之上,双手捂脸叹息道:“哎,倒霉!”

青袍老者站在一旁并没有説话,依旧只是单手抚摸着他的胡须呵呵笑着。

两人就这么保持着各自的动作,大概过去了三分钟的时间……

最终还是伊尔打破了沉默,站起身来深吸了一口气,脸上挤出一丝笑意,微微鞠躬对老者説道:“谢谢老先生的告知,要不是您可能我就要在这里浪费更多时间了。”

老者再次打量了伊尔一眼,説道:“不客气不客气,xiǎo哥还是改天再来吧。”

“请问老先生您是……?”伊尔在感激之余,大概能猜到面前的这位灰发青袍老者,身份应该不简单。

老者再次呵呵笑道:“糟老头一个何足道哉,以后有缘你自然会知晓。”

伊尔耸耸肩,既然别人不愿意説,那也不便去强求。再加上今天鉴宝楼休业,鉴定项链之事也不得不作罢。伊尔在再次感谢了老者之后只好败兴而归。

老者望着伊尔孤零零离去的身影,用细微得只有他自己能听得见的声音抚须笑道:“呵呵呵,还需要多多磨炼啊,年轻人。”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