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健康

圖陳永貴兒子近況如何回憶父親仍落淚

时间:2019-05-02 07:20:3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陳永貴的小兒子陳明亮近成了上的熱門人物。今天的陳明亮是北京福閱投資公司和重慶正1實業有限公司的總裁。他西裝革履,頭發紋絲不亂,戴無框琺瑯眼鏡,文質彬彬,與他父親那身的打扮形成鮮明對比。父親在陳明亮心中是一股強大的精神力量。陳明亮說:“不管多忙,我每年清明節都要回去給我爸爸磕頭,大寨是我的根。我一進大寨就特別激動,我爸爸當年的很多老戰友一看到我就說,哎呀,明亮回來了!他們老淚縱橫,我也百感交集。”陳明亮是在父親去世幾個月后考上北京師范學院(現首都師范大學)的。他說:“上大學以后,家里很困難,拮據的時候我身上只剩下3毛5分錢。當時我就想,得掙錢,得改變這種狀態。”從上大二開始,陳明亮就一邊上學一邊打工。畢業落后了一家公司,以后開過發廊和餐館,當過商貿公司的經理,做過股份制企業董事長。后來在朋友的幫助下去了澳洲,在進修了兩年工商管理之后,開始做貿易。他的經商信條是:該賺的錢賺,不該賺的,白給也不能要。

陈明亮是陈永贵有北京户口的孩子。陈明亮能跟着父母到北京,是因为当时他刚刚小学毕业。“如果当时我是18岁,生活能够自立,肯定也是来不了的。”陈永贵自己的户口都是在不当副总理后才迁到北京的,这之前他一直是大寨户口,家里人每年把他的几百斤口粮换成粮票带到北京。他谢绝了周总理和中央屡次对他户口的安排,“他说这样可以减少城市户口。”陈明亮说,父亲认为子女不能沾父辈的光,所以至今他的哥哥姐姐还都在山西昔阳。大哥陈明珠是他们中职位的,曾做到昔阳县委宣传部部长,在这个岗位上干了20多年,现在已经退休。“我二哥陈明善当时在陕西当工程兵,干得很,部队首长说他表现很不错,入党了,准备提干,再到军校锻炼锻炼。我爸就反对,说不管他干得是否是,只要他是我的儿子,就不能这么做。我二哥17岁当兵,一直到我爸去世还是工人。”后来陈明善所在的昔阳县拖拉机厂倒闭,赋闲在家很长时间,前几年才去电业局上班,以工代干。

“我父亲临走前放不下的就是我,1986年我正面临高考,他本来打算看我上完大学的。”讲到父亲的去世,陈明亮的眼圈红了。“我爸的遗嘱我到现在还留着,他留了8300块钱,这里面还包括土改时房子作价给集体的3000来块钱。我爸当时的意思是全部交党费。为这钱,我妈和我爸狠狠吵了1架。她就问他一个问题,你全部交了党费,明亮今年上大学怎么办?所以我爸的遗嘱是改过的。”“他去世那天,掉着眼泪说,我原来打算再活四年,现在看来四个月也不允许了,陈家没出过大学生,我想看着明亮大学毕业。”宋玉林老人说着眼圈也红了。陈明亮精心保存着父亲的影集,出访墨西哥的,出访柬埔寨的,在大寨接待中央领导人和外宾的,去外地作报告的,在田里参加劳动的……这位朴实的副总理除了标志性的农民打扮,几近在所有的照片里都开怀地笑着,那是一种心底无私的笑。陈明亮说,我父亲没有留下什么物质财富,但精神财富是我们几代人也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

市长陈国鹰看望民进组政协委员并参加讨论
司法部部长吴爱英一行来唐慰问
唐山市十三届人大二次会议开幕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意甲 微信小程序开发工具官网 成功案例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