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和君创业李肃律师费之争源于苹果背信弃义

2018-11-30 18:45:00

和君创业李肃:律师费之争源于苹果背信弃义

李肃表示,律师费之争,源于苹果公司的一个重大违法行为:苹果公司明知深圳唯冠受到债权银行监管限制,明知四人谈判代表被杨荣山、债权银行和法院执行局合法授权,更明知ipad商标已被民生银行查封,却在谈判中欺瞒所有合法权利主体

和讯科技消息 7月31日,今日和君创业总裁李肃就IPAD维权律师欠费一事发表声明,称该事件产生的根源为苹果公司“背信弃义”与“违法乱纪”。

李肃表示,律师费之争,源于苹果公司的一个重大违法行为:苹果公司明知深圳唯冠受到债权银行监管限制,明知四人谈判代表被杨荣山、债权银行和法院执行局合法授权,更明知ipad商标已被民生银行查封,却在谈判中排斥并欺瞒所有合法权利主体,剥夺了各方的参与权和知情权。

7月2日,纠纷两年之久的iPad在华商标案告终,苹果支付6000万美元与深圳唯冠正式达成和解。在外界认为iPad商标案已经终结之时,国浩律师事务所要求深圳唯冠支付240万美元的律师费的消息又引发外界关注。

7月24日,国浩律师事务所、和君创业等律师团体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向深圳盐田区人民法院提交《财产保全申请书》,请求法院暂时查封iPad在华商标,并已提出足额财产担保。

李肃表示,“苹果公司不解决好大量遗留问题,迟早会陷入一场丑闻缠身的绝大麻烦。”

但此事并未影响到iPad商标过户,7月31日消息显示,根据国家商标局公布的《商标公告》,深圳唯冠持有的iPad商标已于2012年7月27日正式转让给苹果公司。

以下为李肃声明原文:

和君创业李肃总裁就IPAD维权律师欠费的正式声明

近, IPAD维权律师费之争沸沸扬扬。矛盾看似承两家律师所与杨荣山之间,但在我看来,律师费之争既不是律师与杨荣山之争,更不是律师与法院之争。其矛盾产生根源,完全是苹果公司的背信弃义与违法乱纪。

2011年11月30日,我们与苹果公司总部代表在北京谈判,并发生严重的冲突,并因为苹果公司心胸狭窄,留下了今天的是是非非。我们到达苹果国贸三期办公室后,苹果方面拒绝让中介团队总协调人参加谈判,理由是和君创业批评苹果公司的言论过激。

我方律师据理力争指出:深圳唯冠已被八家债权银行监管,公司公章收交法院执行局,杨荣山个人无法单独谈判;今天参会的代表是债权银行、法院执行局和杨荣山共同委派,缺一不可。同时,我们也明示苹果公司,中介律师团队是风险代理,美国公司应当知晓我们的独立权利。由于苹果总部来人妥协让步,谈判得以继续进行。

此次谈判虽然艰苦,但结果惊人成功:形成了苹果购买ipad商标的和解性质认同,也论及了购买的价格区间。中间休会一小时,苹果与总部商议后决定尽快开始价格谈判。不久,苹果公司找到法院执行局,要求确定唯冠关系各方认可的谈判代表,并且索要加盖公章的授权书。我们按要求提供了授权代表名单。

深圳唯冠公司从2009年开始被监管,其公章被收交代管,多方中介律师风险代理后又形成了共同认可的决策规则。为此,ipad商标谈判代表授权是经过了复杂的合法程序,在主要债权银行同意下由杨荣山、各律师所与和君创业代表签字,由法院执行局加盖了深圳唯冠公司公章方正式生效。

此授权书明确规定,肖才元、谢湘辉两位律师,和君创业的李肃与香港唯冠董事局主席孙敏四人共同参与谈判过程,任何一人不得私下与苹果方接触。这一授权书由法院执行局提交苹果公司,曾经得到苹果公司响应,同意尽早开始谈判。但是,由于风云突变,苹果公司背信弃义,破坏了双方已达成的基本共识。

风云突变的大起,是我们赢了深圳中院的一审诉讼,接着全国各地工商查处风起云涌。苹果自知此时谈判形势不利,任凭我们多次催促,他们始终置之不理。风云突变的大落,是苹果公司不顾美国海外反腐败法,由全球CE0库克来华游说,依仗巨额投资的地位要求中国政府干预司法。

为露骨的行为是,苹果公司CE0拜访商务部、发改委之后,一反常规常态,大肆炒作与中国的轻松愉快交流,以此向正在诉讼的各法院和正在处罚苹果的工商执法部门施压。而后,苹果公司自恃占据优势地位而公然背信弃义,再也没有理会我方合法的正式谈判代表。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在法院调解过程中,苹果公司不仅不与我方正式授权代表谈判,而且要求法院强令杨荣山对诉讼律师保密,不让律师参加价格谈判,不许律师审查和解协议,禁止律师到场签字,甚至要求不给律师和解协议,使所有合法授权的谈判代表与委托律师至今没有正式拿到协议文本。

能让全世界律师瞠目结舌的是,和解协议签定后,上海浦东法院开庭审理我方诉讼案件,苹果律师提供的证据是这份和解协议。我方律师索要此协议,竟然被告之,苹果禁止我们将这份证据提交你们律师。如此非法剥夺律师合法权利,苹果的霸道令人震惊。我也只有一句话可说:苹果公司真敢无法无天!

和解协议签署中,中介律师的参加人是双重身份的孙敏,既是五维律师所的律师,与和君创业、国浩律师所共同合签了为唯冠服务的风险代理合同;又是香港唯冠公司的董事局主席,是授权书中的公司职员代表。她在谈判中多次要求将中介律师费单列,但均被对方拒绝。

当前的律师费之争,源于苹果公司的一个重大违法行为:苹果公司明知深圳唯冠受到债权银行监管限制,明知四人谈判代表被杨荣山、债权银行和法院执行局合法授权,更明知ipad商标已被民生银行查封,却在谈判中排斥并欺瞒所有合法权利主体,剥夺了各方的参与权和知情权。

正是由于中介律师不能参加谈判,同时,和解协议又完全不顾商标查封现状而生硬签字,就迫使法院强行裁决,用6000万美元硬性置换查封商标,使6000万收入全部进入查封状态,中介律师团自然不能依法优先受偿。因此,苹果律师费之争,是由苹果公司的许多离奇离谱之举造成的。

上述违法行为绝非杨荣山之过,究其根源,是苹果公司为报中介律师团队一箭之仇的故意之举,是强行剥夺了杨荣山的律师服务权并强行置换商标查封物的行为。

以民生银行为例,身为银行债权人委员会副主席,因监管唯冠而有权否决杨荣山的个人签字。但他们在和解协议签字后一个月还没看到协议文本。作为ipad商标的查封人,民生银行不仅被自已监管对象私自贱价转让商标,而且被监管对象私自申请强行解除查封,公司及全体股东利益严重受损。

由于苹果曾多次与民生谈判解封补偿,又被苹果公司背信弃义,终违法强制置换查封物,民生银行已状告强行解封,打响了反苹果公司的枪。

苹果不仅在谈判程序和权利主体上严重违法,在和解协议的内容上更是极其霸道,在五个方面践踏基本法律原则,犯了大量常识性错误。由于我们私下拿到协议时有保密承诺,不便公布于众。为此,我们今天只是郑重要求苹果公司,不要如此有失大公司风度,不要为中介律师团队在对抗期的行为耿耿于怀。

我从来不计较眼前小利。2011年11月30日的谈判是我划定的价格区间,我告诉苹果总部5千万美元是他们的诚意底线。因此,今天的结果不能算我们输了,我们本来是愿意接受现实的。但是,面对苹果公司用如此违法的方式报复打击中介律师团队,我们愿意为维护法律尊严和律师的权利继续出战。

目前,国浩律师事务所在深圳盐田法院起诉仅仅是确认风险代理合同和授权谈判协议。因为ipad商标是深圳唯冠的无查封资产,他们提供了担保要求法院查封该商标。但是,法律规定的48小时早已过去,ipad商标还没有公告转让完成,中国的法制正在经受检验。

在我们看来,苹果公司在后期谈判中犯了两个致命错误,一是无视国际风险代理规则、无视中介律师团队的授权协议、使其和解协议的合法性必受质疑。二是不顾民生银行查封人地位,没有选择首先补偿解封,再由民生银行合法转让商标权的途经,导致苹果公司迟早会被民生小股东起诉。

对苹果公司来说,ipad商标和解的隐患,是杨荣山在被限制出境的非自由状态下签约,其聘请的律师又被排斥在谈判与签字的过程之外,不仅程序违法十分明显,内容违法也在逐步显露。近,有消息传闻,杨荣山是被逼迫签定的和解协议。

为此,杨荣山的美国律师,看了苹果起草的霸道和解协议,不相信是杨荣山毫无利益条件下的自愿所为,要求恢复自由的杨荣山到美国出庭作证。为此,苹果公司不重开与杨荣山、民生银行与我们的平等谈判,不解决好大量遗留问题,迟早会陷入一场丑闻缠身的绝大麻烦。

水空调安装
仓储货架
陶土砖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