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美食

墨香赵大想买地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8:27:4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天还没亮,赵大想就已经睡不着了。起来打开房门见外边乌漆麻黑的,又坐回了床边,点了一支烟,吧唧吧唧的猛抽了两口,吐出来的烟雾钻进了旧得发黄的蚊帐里,把他媳妇给呛了醒来。  大想啊,你这又犯哪门子糊涂了,大半夜的你不睡觉,抽那么多烟,家里没有蚊香了吗。他媳妇走下床,在储物柜里找到一片蚊香,递给大想。给,把这个点了,我接着睡去了。  大想撇开他媳妇的手,抬起头看着她。睡睡睡睡,你就知道睡,睡得跟猪一样。  大想的媳妇听他这么说,马上就来火了。诶,我说赵大想,你神经不正常了啊,你不睡也就算了,你还还敢骂人了你。赵大想的媳妇往床沿一坐,伸手指着他,你给我说清楚,你这要是不给我说清楚,今天你休想有好饭吃。  得了得了,大想把烟头放下,没说你的不好。  那是怎么了,你把话给我说清楚。大想他媳妇打了一个哈欠,强支撑着眼皮要听大想把话说明白。  大想比了个小声的动作,嘘,你小声点,别让两个孩子听到了。是这样啊,大想挪动了一下凳子,靠到媳妇的耳朵面前,春香,你说这明天,我们还要不要给大彪他说那块地的事呢,虽然老二和麻子还有金山都愿意把地皮转给我们,但我总觉得这个价格贵了点儿。  嗯,也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赵大彪嘛,我们家和他远日无仇近日无怨的,你说他怎么就要跟我们过不去,这么个宅地皮,就要了我们两万块,这不明摆着抢嘛。要说这一块地,是他们四家共同有的,按麻子说的给他们一万二,那也可以接受的,偏偏那个赵大彪,他这是不是故意不让我们建新房了吗!春香又把话转向大想,这点事情你都办不好,亏你还是吊戏的呢。  大想扔了烟头,不行,天亮了我还得上大彪家一趟,找他说说话,让他别把话说死了。  他媳妇在一旁望着,这样有用吗,我看赵大彪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的要我们两万了,我看咱还是不买他们的地了,留着两万块,我们盖好一点。再说了,赚这两万块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  大想抽出一支烟,正要点上。春香推着他,去去去,到外边抽去,我这还想在睡一会,天亮了你叫我起来,要给两个娃子做饭呢。  吃过早饭,赵大想没去地里,嘴里叼了一根没点着的烟,走去了麻子家里。  赵麻子见赵大想过来,道了一句,大想,今早不下地,上我这来,是不是为了那地的事。  赵大想走过去,递了一支卷烟给麻子。哥啊,咱可是比亲兄弟还亲,一个辈的啊。  赵麻子接过烟,是啊,谁说不是呢。  赵大想抽出火柴,嚓,着了,给麻子点上,再给自己点了烟。哥,你说这地,大彪他怎么就能要我这么多票子呢。大想停下抽了口烟,哥,你可是知道,我是苦过来的哇,我和春香的苦日子没少熬啊,攒这点钱也不容易,这不,好不容易熬过来了,东借西借的,凑了点钱想盖个棚子给春香和两个娃遮风避雨,这一下子要我出两万块,着实舍不得啊。  赵麻子歪笑着,放下烟。大想啊,这些我都知道,可这我们也说了不算,都是族里兄弟的,我和老二那点地,就是送给你都没有关系,金山他也愿意,这都是邻里邻居亲兄弟的,可这大彪子,他在城里,我们也少交情,不知道他的思想,估计是按着城里的地皮算了吧。  他个蛤蟆孙子进了城也当自己是蟾蜍了,值钱了,有骨气了是不是?我们这个穷寨子,草都不长的地基还能跟城里比了?赵大想没收住,一口气骂了一梭子,他个王八鳖孙,当年他家漏雨,那也是在我家里借住了过来的,春香也客客气气的没说什么话,这一转身,他就翘辫子不认人了。赵大想气得把烟头一甩,把火光和烟丝都甩分开了。  麻子也熄了烟,走去扛起了锄头,回头看着赵大想。得,你这个事啊,我就再跟彪子说一声,我们三个人那份,就是按照之前说的,给三千,就给三千一个,要是不行,就是给你都无所谓。  那要的,那要的。赵大想点着头,那还不是哥你照顾的,就三千,一定给,一定给,回头我就把这钱给你送来。  麻子把一顶草帽盖在头上,伸手拍了大想的肩膀。不急不急,这事等我跟大彪子商量了再来,到时候也要写个条子,我这先去地里了,迟了你嫂子可没有好眼色给我。  好好,就依哥的,你什么时候要了,说一声,我这钱就给你们备着。我赵大想的房子能不能顺利盖起来,就靠哥你们几个多帮忙了。  赵大想说完客气话,又走去了金山家,恰逢金山拿了锄子要出门,见大想进来,客气的招呼他坐下。  大想,你今早来我这,是不是为了那块土地的事儿。什么都甭说了,那地是老头子手上分下来的,我现在也用不着,你们家春香都跟我说了,你尽管拿去使,我都没意见。  好哇,还是你金山哥有情义,我赵大想这就谢了。不过,该多少钱还是要的,就按前面说的三千,一定给送到府上,和我麻子哥一样,一个子都不会少。赵大想高兴啊,赶紧抽出了烟丝,卷了一支烟给金山嘴里送去,又抽出火柴,嚓的点着火,给金山点了烟,才给自己卷了一支烟。  金山把锄子放在地上,忽忽的抽着烟丝。对了,大彪子那边怎么样,还是要两万块?  赵大想嗯了一声,气急上来。那个大彪子就是缺心眼,赵大想算是看错人了。  哎,你也别急,这事啊,就是彪子的不对了。回头我和麻子同老二再劝劝他,这点土地,说大也就八十个平方,一个人分出去就二十个方子,搭个猪圈都还小呢,他哪能要那么多。  是啊,是啊,他就那个城里人了,过上好日子,都不管我们这些人的苦了。大想吧唧吧唧的抽着烟丝,比不了人家咯。  大想兄弟,这事就包在我金山身上,到时候我找他理论理论,实在不行,咱在想其他办法啊。金山抡起了锄子要走。  大想连忙说了谢谢的话,我这就放心了,有金山哥的帮忙,我和春香就不用愁了。那我这就不打扰你做活了,回头你上我家里喝两口。  成成成,等回头有空了,坐下来喝两口,那我这就去地里了。金山说完话,和大想一起走了出来。  赵大想还想去老二家走一趟的,眼看已经半晌,这时候去,恐怕人家已经下地里了,索性回了家。  春香,春香,大想回到家里,在门前就喊了两句,没见人影。到里屋看了,也没人。大想坐下来,卷了支烟,点着抽了。自言自语,奇怪,这大上午的,人跑哪去了。  赵大想的烟还没抽完,见春香回来,脸上满是喜色。大想忙问她,你到谁家吃蜜去了,都吃到脸上来了。  吃蜜?你就知道吃。我告诉你吧,今儿个我有了。春香喜形于色,说话都傍着兴奋。  什么?赵大想一激动,把烟吸进了喉咙,被呛得咳咳咳的弯腰下去,上气接不上下气。  春香赶紧上去轻轻拍打大想的背。你这是怎么了,抽抽抽,抽死你去。抽了几十年了,今天也被烟呛了,活该。  赵大想慢慢缓过来,松了口气。你刚才说什么?你说你有了?赵大想满眼惊疑。我们两个加在一起都过百了,这还能怀上了?  去去去,想什么去了。我是说,我有法子了。春香一把推开大想摸在自己肚皮上的手。  什么有法子了?赵大想疑问道。  春香搬了张椅子过来,坐在赵大想边上。我是说,那个赵大彪子,他不是存心想讹我们的钱吗,我们何不这样,我们假装先把自己的旧屋拆了,那块地就不要了,就在我们自家地上盖,让赵大彪子以为我们是不要他那块地了,这谁都知道,他那块地,除了你赵大想,谁都不会看上一眼的。如果我们不要了,那地它再怎么有好风水,任它也长不出宝贝来。  对呀,赵大想拍着大腿,说不定这样一来,大彪子他可能就会松口,一松口,他可能就便宜卖给我了。赵大想眼珠子贼贼的看着春香,哎呀,你这个脑袋瓜子,看你都装的坏思想,这回也算是歪打正着了。  我哪有你那么多坏肠子,我呀,刚才去我大姐家了,大姐夫给我出的点子,说是死马当活马医,跟他赌一局了。  怎么说呢,大姐夫,教书的就是不一样,有文化,有想法,好,以后娃子长大了就都去当教师,有知识就是不一样。赵大想乐得合不拢嘴来了。  过了两天,赵大想开始在家里忙活了。把家里多余的垃圾挑去了村口的垃圾场,还故意挑了几框泥土出去,砸烂了几片瓦片,放在框里一起挑出去,见人就笑嘻嘻的,我要盖新房子了,这不,就先把这些没用的东西清理一下,马上就要拆旧屋了,过几天你过来帮帮忙啊。  赵大想的行动被麻子知道了,又传到了金山和老二那里,三个人连夜坐下来商量。  这样不行,万一他赵大想拆了自己旧屋来盖,那我们那块地就真要荒废了。金山急匆匆的把花生壳往桌上一扔,你们得想想办法,不能让赵大想真拆了旧屋啊。  老二在卷烟丝,看着一桌子的花生壳。我们也知道,可这事情超出意料了,他前几天不都还来找你们说地皮的事么,怎么今个就不要了。是不是彪子那边真的把他难倒了。  对啊,他前天还来我家,说就给三千块呢,一人三千块,还叫我去给彪子说说情,这回说不要就不要,肯定是这两万块难住他了。麻子端着一个水壶,还冒着热气。  今天下午我已经跟彪子说过了,彪子说让我们决定。金山拿起一撮烟丝,正准备卷了。彪子也说,那块地,给谁都没人要,就放在大想身上还值几个钱,要是实在不行,就松口让给他。能拿了三千块,也比空着长草要强。  是是是,到嘴的肥肉不能丢了。老二赶紧凑过来,明天就找大想去问个清楚,三千块,我们就写个条子给他,这块地就给他去盖房子了。  天才刚亮呢,赵大想又挑了两筐清理出来的垃圾,走出门。老二从后面迎了上来,哟,大想哥,这么早就下地干活呢?  没呢,大想站住脚,和老二说话了。这不,你春香嫂子说了,就在自家旧屋拆了盖新房,这是家里清理出来的垃圾,你看这多少垃圾。赵大想指着框里,笑嘻嘻的想拿起一块瓦片来。  别别别,老二连忙止住了他。大想哥,真是勤快啊。  哪有,这都是春香的主意,她干不了这个,只能我干了。为了盖新房,没有选择了。  大想哥,那我们那块地,您就不要了吧?老二试探着问。  哟,大想拍了脑袋,看我这忙的,都忘记了。实在对不住啊,老二,原来是想说,就买你们那块地来盖的,现在彪子那要两万块,加上原本说你们三个一人三千,就要两万九了,我这口袋也紧实,实在是有难处啊。呵呵,呵呵,赵大想咧着嘴笑。  也是,这彪子也太不近乎人情了。大想哥,你先歇着,不要去忙活这些,我找麻子和金山去给你说说情,我就不信收拾不了这彪子了。老二说完转身急速离去。  赵大想高声叫了两句,老二,老二,看老二没有回应,偷偷笑了两声。  大想挑着两个筐悠哉悠哉的走着,嘴里还哼着,我赵大想那个今儿个,就要盖新房了,就在自家旧屋拆了盖新的,眼瞅着生活马上就要好起来,我叫春香乐呵呵。  吃了早饭,大想慢悠悠的来到屋后,往筐里装了土,把碎瓦片铺在上面,正要挑起来,听到家里有人喊自己。大想,大想。  诶,来了。赵大想往后屋走出来,看见金山和老二,麻子在后面。哟,来来来,快进屋里坐。大想叫了春香泡茶,自己在一边洗手。  坐在屋里,赵大想拿出烟丝给麻子和金山卷上,又拿给老二也卷了一支,自己拿起先前抽剩下的半支卷烟,叼在嘴里,嚓了火柴给他们都点上,才点了自己的烟。  家里简陋,没什么招待,就喝杯茶,都吃过饭吧?没吃的话,我让春香再做点饭。赵大想甩灭了火柴,故意问道。  吃了、吃了,麻子吸了一口烟,不用麻烦嫂子,都晌午了,都吃过了。  那就随便了,都自家兄弟,千万别客气。大想又大声的叫了春香。春香,春香,你去把后面那担泥土瓦片给挑出去得了,我这和我哥聊一会。  春香在屋外应了一声,好嘞。  麻子和金山还有老二互相看了一眼。心里嘀咕着,这下看起来是不能再杠了。  麻子刚要开口,就被大想抢了去。三位一起过来,是不是因为那块地的事情来的。  是啊,还是老弟聪明。老二故作轻松,拍着大想的肩膀。怎么样,老弟,就不要让嫂子费力气了,我们那地啊,我们都说服大彪子了,你就按之前说的,拿去盖房子吧,我们都喜欢你能轻松的盖出一座大房子来呢。  是啊,老弟,你的事不就是我们的事吗,老哥怎么忍心看你日夜挑泥劳累,这不都是白费气力了嘛,你不早点说,不然我叫媳妇和大全一起过来帮你挑。多少减轻你的劳动量。金山抽着烟,吐出的烟雾笼盖了他的面色。  哎呀,老弟,你说句话,我老麻子也是支持你的,早知道我就上城里抽他大彪子两个耳光了。还弄出这么多事端来,让你白白牺牲了那么力气。  哥,你这么说,我就惭愧了。我赵大想别的没有,就是有力气,嘿嘿嘿,赵大想嬉笑了,心里在暗骂,几个不要脸的家伙,想合伙坑我的钱,还说得那么好听。大想抽了一口烟,停下来,哎呀,实在对不住了,本来是说好了要买那块地来盖房子的,不是大彪子要那么多钱,我早盖起来了,我这也是口袋紧实,实在花不下去,我就跟春香商量着,把自家旧屋拆了来重新盖,这样可以省了不少钱。 共 771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男性患前列腺炎怎么治疗
昆明治疗癫痫
昆明哪家医院可以治好癫痫病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