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美食

虎哥还是那个虎哥只不过老板从小米变成了小2019iyiou

时间:2019-05-14 18:09:0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虎哥还是那个虎哥,只不过老板从小米变成了小扎。

正当国内媒体还忙着把小米前副总、巴西佬雨果巴拉的离职归咎为北京挥之不去的雾霾天气时,仅仅三天过去,他突然摇身一变成了大洋彼岸Facebook新任的VR(虚拟现实)主管,全权负责包括Oculus在内的所有VR业务。

雨果“空降”的逼格不可谓不高,在这个中国万家灯火为春节的时候,雨果的虚拟化身悄然出现在了硅谷,由Facebook CEO“小扎”马克扎克伯格亲自为大家介绍出场。

“雨果和我都认同VR/AR将会是下个主要计算平台,让我们能够体验全新的事物,并且比起以前更加有创造力。”

雷军口中“虎哥”的称呼还余音在耳,雨果已经在VR里和小扎勾肩搭背了,还捎带手让小扎安利了一把Facebook的VR社交。

那么,这个巴西人到底会给Oculus带来什么呢?

HTC Vive中国区总裁汪丛青告诉青亭:“雨果是个聪明人。但是他还需要时间来适应这一新产业。(是否会对HTC Vive造成威胁)还要再观察,只有时间能证明。”

尴尬的Oculus

过去一年,Oculus在产业中的位置都很尴尬。用一句中国话来说,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作为行业的明星、甚至是引路企业,Oculus诞生极早,差不多2010年,小胖子帕尔默拉齐就在车库里鼓捣VR头盔了。无数人进入VR行业也都是冲着2014年“Facebook掏20亿美元收购Oculus”这个标志性事件。

但随着公司多方战略的问题,Oculus在本应的硬件和体验上,都落在了晚它好几年公布的HTC Vive上:

2016年12月,Oculus的VR控制器Touch终于姗姗来迟,取代了之前的Xbox One手柄,而此时距离各路玩家挥舞着HTC Vive的控制器在VR里开枪乱画,已经过去了差不多八个月;

在被《福布斯》称为“VR世界至关重要标准”的空间范围(Room-Scale)定位功能上,Oculus差得更远:Vive只用两个小黑盒子,就实现了大范围、高精度、高稳定的定位,而Oculus不仅需要用户掏钱集齐三个传感器,终的效果还比前者差了不少。

自从四月份推出以来,长达八个月的时间,HTC Vive是市面上一款支持空间范围定位的设备。直到十月份,拥有庞大PS4基础的索尼PSVR发货,才让这个格局发生改变:

“在美国卖得多的硬件是PSVR,其次是HTC Vive,Oculus和这两个差挺远的,”一家在硅谷的VR内容工作室高层告诉青亭,无独有偶,Epic Games的CEO更是曾经公开表示:“HTC Vive的销量差不多是Oculus Rift的两倍吧。”

公司的内部也是众生百态:创始人帕尔默拉齐卷入帮助特朗普抹黑希拉里丑闻事件;公司VR技术专利侵权官司从2014年打到新年,甚至计算机视觉的主管因为嫖娼被逮捕。

终于在年末,公司CEO兼联合创始人Brendan Iribe下台,公司内部一分为二,一个负责PC VR,一个负责移动端VR。那个时候有很多人纷纷猜测,沉寂多时的帕尔默拉齐会不会成为新任CEO。

没想到的是,等来的不是喜欢喷人的硅谷天才少年,而是刚刚吸完雾霾回来的、雷布斯的“虎哥”。

空降高管:“Facebook版陆奇”的烦恼?

相比甩开膀子干,UCCVR创始人兼CEO符国新反而认为:“首要是把内部的几帮人马整合到一起。总是感觉Oculus内部过于复杂了。”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虎哥”在Facebook的境地,很像十天前刚刚加入李彦宏旗下百度的陆奇。

两个人都有大公司背景,雨果在谷歌声名显赫,陆奇则是微软的救世之臣,两个人也都是上一任东家的外籍高管,而重要的是,同为“空降”,他们在新公司面临的境遇十分相似:

陆奇面对的,是跟着李彦宏打天下的旧部张亚勤、向海龙等,甚至还有李彦宏的老婆马东敏。

而雨果同样要面对从2012年一路走来的Oculus老团队。据有小米内部人士透露,他将一手统揽整个Oculus的人事,包括CTO卡马克这样的大神都得向他汇报。

除了卡马克之外,这个团队还包括前CEO Brendan Iribe、联合创始人帕尔默拉齐、首席科学家Michael Abrash等。

AMD VR计算平台与方案总监楚含进对青亭指出:“空降高管不容易,我个人觉得这很可能是Facebook内部政治斗争的产物。”

“(到雨果走马上任的时候)估计会有几个以前的人要出局,”符国新也认为。

他会把Oculus带进中国吗?

乐视VR负责人李岱告诉青亭,他希望随着小米前副总雨果加盟Oculus,“能够更好的连接中国和美国市场”。

众所周知的是,PSVR、HTC Vive都在中国孜孜不倦地布局。索尼以扶植本土开发者、深化PSVR生态为主;HTC Vive则是全线推进,不仅玩线上也玩线下,软硬件、体验店、投资啥都搞。

但在这片土地上,同为三大PCVR平台的Oculus和他的母公司Facebook一样,存在感几乎为0。

没有在中国发售的Oculus几乎只会出现在科技媒体的报道中,很多时候甚至都达不到头条的资格。在无数的开发者、体验店和发烧友桌子上摆着的,不是HTC Vive就是PSVR。

“Facebook需要一个Business guy(商务人士),而不是天天花钱的大神,”楚含进对青亭指出。

此前,雨果曾经把小米推向了印度市场,并且卖出了几百万台的,销售额达到10亿美元,一度让小米在印度市场冲进前三。联想到Oculus去年糟糕的业绩,与扎克伯格认识很长时间的雨果,也许是这个“Business guy”合适的人选。

随着雨果的上台,Oculus在营销和商务领域应该会有很大程度上的改变。甚至有可能利用他过去在中国的相关经验,耕耘亚洲这块Oculus鲜少发声但潜力无穷大的“处女地”。

安卓大神加盟,推动Facebook的移动端VR?

Oculus如今已经是一分为二,一个负责PC VR(也就是现在的Oculus Rift头盔业务),而另一个负责的,是“移动端VR”。

楚含进称,PC和移动是Oculus的“双策略”:该公司曾经为三星的Gear VR提供了很多高的硬件技术,让Gear VR至今都是的移动端VR平台。

但移动端VR现在面临的问题非常还之多:无法实现空间范围的追踪定位、头盔设备容易发热、画面质量不高等等。就连Oculus的CTO约翰卡马克也曾经表示,眼下要搞定这些问题“难度很大”。

此前,Oculus曾经在OC3大会上展示过带inside-out追踪定位的一体机Santa Cruz,算是表露了公司对于移动和无线VR方面的野心。但有实际体验过的人告诉青亭:“用过5分钟之后,设备就烫的不行,不得不拿下来了。”

而实际上,雨果更为西方人熟悉的,并不是“小米副总裁”这一头衔,而是谷歌的“安卓产品管理副总裁”,从2008开始,他在谷歌的移动部门一干就是五年,参与过多个重要产品和安卓迭代版本的开发,也是安卓的头面人物之一。

曾经的“安卓大神”雨果,对Oculus自身的移动端布局会不会起到更加积极的影响呢?

是喜是悲?我们可能终于真正迎来了PCVR的“大公司时代”

有外媒评论,雨果的定位就类似谷歌的Clay Bavor,都是副总裁,都是VR总负责。“这是大公司的做法。去年Oculus确实没做好(才卖了30多万头盔)所以换个新人再看,”符国新说。

今年CES上,Oculus的logo出现在Facebook旗下众多的产品中,这其中似乎隐含着一个信息,那就是:Oculus已经被Facebook这个市值差不多3500亿美元的怪物消化得差不多了。

创始人隐的隐、退的退,一位母公司从别处挖来的高管空降到了所有人的头上,这似乎是创业公司的“经典结局”之一。从此以后,“Oculus”这个名字或许将会逐渐淡出我们的视线,取而代之的,是“Facebook VR”。

如果说在这之前,VR的顶端还有Oculus这么个“初创企业”的话,如今在麻将桌上掰手腕的,则是Facebook、HTC和索尼这几家真正的“大公司”。

虎视眈眈的巨头还有更多:微软、苹果、谷歌、三星、高通、英特尔……。身价动辄几百亿几千亿美元的怪物,都在摩拳擦掌,准备随时大开杀戒。

有人还在暗中观察,有人则在暗度陈仓,有人半个身子已经入场。

腾讯在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分享了VR平台:Solar项目。还会有更多的玩家。“(Oculus换帅)会极大地刺激BAT,尤其是腾讯,”楚含进对青亭说。

好戏还远远没有开始。但留给硬件创业的空间呢?起码PCVR头盔似乎已不再是他们角逐的赛道。

真正的“大公司时代”如果真的到来,这对于我们来说,是喜是悲呢?

邦海外
2006年青岛大健康种子轮企业
2014年无锡房产种子轮企业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CBA 实体店怎样做微商城 行业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