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法律

江南专栏水的遗址无规则战斗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2 22:56:5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走在路上,秋凛微微侧着身子,一直注视着越雷的脸庞,那双水灵的大眼睛弯成了漂亮的月牙,俏美的小脸之上,浮现浅浅的小酒窝,虽然刚才越雷的举动也让她有一些疑惑,但是很快她就释然了。虽然越雷的脸上还是如以往那般玩世不恭,但是那双深黑的眸子之中却闪现着强烈的自信,就像昨晚她看到的那样。此时的越雷仿佛再次回到了刚刚进入皇家学院的时候,那般意气风发。  “傻丫头,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了,再怎么看,我的脸上也不会有花的!”越雷看到秋凛的动作,宠溺地朝着她笑了笑,轻声说道,“丫头,你看周围的这些人,他们大约都觉得我疯了吧?!你呢?”  秋凛猛地止住了前进的脚步,身体顺着惯性划过一个半圆,如同一只轻灵的蝴蝶一般转到了越雷的面前,扬起那张略带一丝娇羞的美丽小脸,双眸之中印出了越雷的身影:“我相信越雷哥哥从来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而且……就算所有的人都觉得你疯了,小凛还是会陪在你的身边!”  听着少女这有些幼稚却充满了真挚的言语,越雷终于忍不住,一把将秋凛抱进了自己的怀里,温醇而认真的声音在秋凛的耳边轻轻响了起来:“丫头,今后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不会再放开你的手,原谅我这几年的冷淡,好么?”  嗅着越雷身体之上散发出来的独特气息,秋凛的两腮如同醉酒一般升起了两团酡红,感觉到四周投射而来的目光,少女充满羞意的声音低低响起:“越雷哥哥,我从来没有怪过你……不过,现在放开我好么,周围好多人在看着我们呢!”  低头看着少女那娇羞无比的模样,越雷哈哈笑了两声,再次牵起那滑腻的小手,朝着学院之外走去……  夕阳慢慢地沉下,绯红的晚霞终究也渐渐消散,没入夜色之中。  整个皇家学院是一个巨大的圆环型,分为三个区域。外层是一些负责打扫学院卫生和负责师生伙食的普通工人的居住区域,越雷的小柴房就在这个区域之中。紧挨着这个区域的就是外院,而在中心的内院,便是大斗师和高级魔法师以上的学员专用的教学楼和宿舍。像秋凛这些新晋大斗师或者高级魔法师的学员,今天便已经搬入了这内院之中。  内院教学楼的顶层就是一个十分宽敞的露天大礼堂,而今晚的舞会就将在这里举行。漆黑的大理石地板被打磨的光滑如镜,鎏金色的宫灯完全违反了地心引力,尽数飘在空中,将整个礼堂照的如同白昼一般。两排具有强烈的复古气息的长条形桌椅并列放在了礼堂的右侧,上面摆满了各种精美珍贵的食物。而礼堂的左侧,则是每年学院舞会都会请来的皇家御用乐队在演奏着一首首悠扬的乐曲。  别看只是一个学院的舞会,其奢华程度却和皇室的晚宴有得一拼。这是因为伽农皇家学院曾经培育出过无数杰出的魔法师和斗师,在伽农帝国之中的地位相当超然。所以这舞会其实也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交际的一个平台,除了学院里的院长和老师,不少伽农帝国的大臣,甚至皇室成员也会到场,看看有没有可以挖掘的人才。  内院和外面的学院区域之间有着一堵高高的环形围墙,将两边彻底地隔离了开来,而此时越雷和秋凛便站在了内院的大门之前,看着大门口那负责登记的两名内院学员,秋凛有些担心地看向了越雷。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越雷轻轻地拍了拍秋凛的后背,柔声说道:“走吧,我们进去!”  “可是……”秋凛再次看了看越雷,终于还是把话给说了出来,“参加舞会的人员,不但得登记姓名,还得登记等阶,越雷哥哥……”  “丫头,你不相信我了么?”越雷牵起了秋凛的小手,目光之中带着一丝讥诮,瞄向了大门之处那熟悉的身影,“这些年,那些闲言碎语我还听得少了么?而且,现在就有人在等着看我笑话呢,我又怎能让他失望?”  不由分说,越雷便拖起了秋凛的小手,大步迈到了内院的大门前。  “哟,这不是学院的雷系天才么?只是不知道,这位天才现在是什么等阶啊?”看着越雷二人越走越近,林天燚那戏谑的声音在空气之中响了起来,但接着他便装出了一副故作可惜的模样,对着负责登记的那两名学员啧啧地说道,“唉,你们看我这记性,都忘了我们的天才已经变成了废柴,好像根本就没有半点斗气啊!可惜啊可惜,我今天一冲动还接受了人家的挑战,你们我会不会太欺负人了呢?”  “不会不会,怎么会呢!又不是林兄发起的挑战,这只能说是有些人不自量力,硬要拿那鸡蛋往石头上碰啊!”负责登记的两人听着林天燚的说话,也嘿嘿地笑了起来。本来内院之中就以实力为尊,现在他们面对的是越雷这样的废柴,林天燚本身与二人的关系就不错,自然得帮衬一把。  越雷并没有是说话,只是静静看着林天燚几人表演,秋凛挽着越雷的小手却是紧了紧。  “快啊,你俩也别只顾着说话,快帮人家登记嘛,不然一会儿舞会都要开始了,而且,我还等待着有人的挑战呢!哎呀,这有人的皮太紧,我可得好好帮他松松啊!”越雷的沉默让林天燚更加地得意起来,一个劲儿地催促着负责登记的那二人。  看着林天燚那得意的笑脸,突然,越雷的嘴角勾起一个邪异的笑容,转过头看向秋凛,一股比起当初秋凛参加测试时候还要强上几分的气息从体内狂暴地冲出,一道道银色的闪电凭空出现在了空气之中,环绕着越雷的身周不停跳动:“小凛,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情啊,昨天我一不小心,突破到大斗师了!”  越雷的话语听起来轻描淡写一般,但是却让林天燚感觉到自己被对方狠狠地扇了一耳光,尽管他十分不愿意相信,也根本想不明白,但是此时越雷身上环绕的丝丝实质性的雷光都证明了他确确实实已经突破到了大斗师。斗气外放形成斗气纱衣是大斗师的标志,这是做不得假的,就算林天燚再怎么想不明白,他也只能承认这个事实。  “请问二位登记完了没有?舞会就要开始了呢!”越雷将雷光收入了体内,笑吟吟地朝着门口愣住了的两个内院学员说道。看到林天燚那犹如吃了苍蝇一般恶心的脸色,越雷心中也是一阵暗爽。  “马……马上!姓名,越雷;等阶,大斗师!”原本还在为林天燚帮衬的两名内院学员此时变得客气起来,能够进入内院的人不仅仅是修行上的佼佼者,同样也有着非凡的眼力。林天燚在内院的斗战榜上排名第三百名,据说一身斗气修为早已经到达了大斗师的顶峰,只要再跨一步,就能够进入无数人梦寐以求的斗灵境界,而这越雷却敢于向他发起挑战,如果不是真的疯了,就是有着十足的把握。  而从刚才的一切看来,越雷却不像是疯了的样子,反倒是在扮猪吃老虎,要狠狠地打林天燚的脸啊。这两名学员与林天燚虽然关系不错,但也不是十分要好,犯不着为了林天燚而得罪变得让人有些揣摸不透的越雷,而且自己二人也是例行公事而已,林天燚要出气也出不到他俩头上来。  看着两名学员开始在那登记簿上一笔一划地写下越雷的名字和等阶,林天燚的脸色开始不停地变换。  “越雷哥哥,你看那林天燚的脸一会儿青一会儿紫,会不会憋出病来啊?”秋凛的脸上挂着十分明显的戏谑之意,声音不大,却清清楚楚地传入了每一个人的耳朵。  林天燚的脸色瞬间变得更加难看起来,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不停地告诫自己,只要再忍耐一会儿,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把面前这讨厌的废柴给彻底废掉,他还是有些不相信越雷真的成为了大斗师,毕竟昨天他才被自己给打成了重伤。他要向所有人证明,废柴永远都是废柴,不可能有翻身的机会。  越雷看着秋凛悄悄地朝着自己眨巴着那双灵动的大眼睛,心里暗暗一笑,脸色却是一肃,十分认真地向着秋凛说道:“小凛啊小凛,我是教过你多少次了,有些话藏在自己的心里就好了,不要说出来,就算说出来,也不要说那么大声嘛,万一人家真的有病,一会儿吐血赖在我们身上怎么办?”  一阵阵压抑的笑声从四周传了出来,明明这越雷说的比秋凛还要大声,却那么一副义正严词的模样,摆明了就是和秋凛唱双簧,让林天燚难堪。  “好了,登记好了。欢迎你们参加今天的舞会!”两名学员抬起头,看着面前的越雷和秋凛点了点头,“希望你们今晚玩得愉快!”  对方变得客气起来,越雷也只能笑着点了点头,不过当他挽着秋凛向前走了几步之后,又突然回过了头,脸上挂着平日里那玩世不恭的表情,似笑非笑地看向了林天燚:“林师兄,师弟我就先行一步了,我可在上面等你啊,你别在这里玩一个晚上的变脸哦!”  说完越雷便挽着秋凛朝内院教学楼行去,只剩下暴怒的林天燚站在原地……  内院人数并不算太多,只有两千人左右,但此时尽数站在这露天大礼堂之中的时候,却也显得有些热闹起来。相熟的学员们三三两两站在一起交谈,或者品尝着长桌上的美食。  不过当越雷和林天燚一前一后出现在了礼堂之中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了过来,刚才的事情他们也已经有所耳闻了,从一个丹田破碎的废柴一跃到大斗师,这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对于越雷向林天燚发起的挑战,众人都变得有些期待起来,希望看看越雷是否真的已经摆脱了废柴之名。  “林师兄,不如我们就来为这场舞会揭幕吧?”环视了周围一圈,越雷那玩世不恭的笑容挂在脸上,撇过头朝着不远处的林天燚说道。  “想死还不容易么?我成全你!”林天燚早就快要忍不住了,此时听到越雷的话语,顿时爆发了出来。  “我们的这场挑战,总要有人做个见证吧?”看着暴怒的林天燚,越雷嘴角闪过了一抹冷笑,但他表面上却毫不在意,摊了摊手,看似随意地说道,“学院规定,没有老师见证的决斗可是要算作私斗的啊!”  “见证人就由我来吧!”越雷话音刚落,两个声音不约而同地在礼堂之中响了起来。  一抹火红,一抹深蓝,两个美丽的身影出现在了越雷和林天燚的面前。一身火红晚礼服将阳炎那火爆的身材完美地衬托了出来,宛如热情的玫瑰;而相对之下,另外一人就像是一片深海,深蓝而静谧。  “越雷哥哥,这是若琳导师,当初就是她给你疗伤的!而这位是阳炎老师,我的学年测验是她负责的。”看到来人,秋凛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笑容,然后牵着越雷的手,向他一一介绍道。  “越雷见过若琳导师,阳炎导师。”越雷朝着面前的两人行了一礼,恭敬地说道。  “既然阳炎也在,那我们就一起为他们做这个见证吧!”刚才发生的事情两人也已经有所耳闻了,她们也十分好奇越雷是否真的由一个废柴一跃成为了大斗师,尤其是若琳导师,前不久她还为越雷疗过伤,自然知道越雷那个时候还一丝斗气都没有。  “好!”阳炎也点了点头,然后向着越雷说道,“越雷,按照学院的规矩,挑战是由你发起,那决斗的规则就由林天燚来定吧!”  “没有规则,直到一方倒下为止!”阳炎话音刚落,林天燚的声音便响了起来。此刻的他如同一头择人而噬的疯虎,毫不掩饰地释放出了自己的杀意。   “哼!”感受到林天燚毫不掩饰的杀意,越雷的目光一片森寒,银色的电蛇开始在身体表面跳动了起来,心中冷笑,“大斗师顶峰又如何?!林天燚,你是我的块踏脚石!”  偌大的舞池此时被腾空了出来,当作了此次挑战的场地。越雷浑身缠绕着银色的电光,玩世不恭的笑容已经被他收了起来,冷冷地看着自己对面的林天燚。  越雷那冰冷的目光让林天燚十分的不爽,再看看舞池外一直紧盯着越雷的秋凛,一股邪火从林天燚的心底窜了出来。不过这股邪火却并没有让林天燚失去理智,相反的,先前的暴怒已经渐渐地平息了下来。林天燚能够内院斗战榜上排进含金量极重的前三百名,自然有着他的过人之处,狮子搏兔尚需全力以赴的道理,他心里清楚的很,他也不想在阴沟里翻了船。  “现在认输的话,还来得及!”嗤嗤几声轻响,一道道气旋在林天燚的身旁骤然出现,淡淡的青色光芒在他身体的周围凝聚,他的右手在腰间的软剑上一弹,一条白光亮起,如同匹练一般飞舞,落在了林天燚的手中。  “我们开始吧!”没有任何的退缩,此时的越雷,已经完全没有了昔日的低调与落魄。自从修炼了都天雷动之后,越雷不仅仅恢复了自信,更多了一分来自九天雷霆的暴虐和傲然,绝不会再向任何人低头。  “你先动手吧,免得别人说我以大欺小!”林天燚冷冷地哼了一声,手指轻轻一弹剑身,那薄如蝉翼的三尺青锋立刻发出了一阵嗡嗡的声音,然后斜指地面。  “好!”林天燚话音刚落,一道黑影便伴随着一声轰响扑到了他的面前,让他的瞳孔猛地一缩,手中的软剑瞬间在胸前交织出一道巨大的剑网。  “你能挡的住我?”越雷冷笑了一声,左手成爪,一道道银色的雷光在指尖跳跃,朝着面前那带着蒙蒙青色的剑网狠狠地抓下,巨大的雷电爪印在空气之中留下了一道道焦灼的痕迹,和那剑网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任何人都没有想到,越雷和林天燚的次交锋,便是选择了硬碰硬,没有半点花巧,是纯粹的力量的比拼。  “轰!”  雷光在空间之中炸开,化作漫天的电蛇飞舞。而林天燚组织起来的剑网也随着声音的响起轰然而碎,两人都一下子倒退了出去,在光滑的银色舞池地面上拖出了四道黑色的长长脚印。两人的次比拼,竟然似乎是不分上下。 共 20920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造成勃起功能障碍的因素有什么
昆明治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检查方法有哪些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亚冠 微信小程序怎么弄 产品介绍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